饭后闲聊

昨晚和朋友一起吃了个饭,饭后谈兴不减,继续喝茶侃山,午夜冒雨而归。写几点聊天心得。

  • 经济学不是经济增长的科学,经济增长也不是经济学最重要的主题,更不是经济行为的目的。
  • 经济学考虑的是为实现既定目标而如何最优的配置资源,因此,目标是结果,配置资源是手段,而增长只是过程而已。
  • 目标可以有很多种,实现每个人的幸福生活,追求强大的军事、经济实力,构建最强大的政府,给自己谋求最大的利益……西方经济学潜在的假设是最大化每个个体的幸福(效用)或者是追求社会最优,所以一国如果的特色在于追求最强大的政府或者追求政府官员利益最大化,那么西方经济学是不可能适用的,这个需要研读斯大林主义、法西斯主义或者《明史》。
  • 在没有外部性的条件下,市场的价格机制对配置资源是最为有效的;当外部性存在的情况下,需要清晰的界定产权,并提供有效的谈判机制或者寻求政府的管制、干预。
  • 政府和人民的关系有时候就像CEO和股民,他们有共同的利益,可以从运转良好的企业里获得收益,但是,当管理层拿的多了,股民分的就少了,董事会也可能是傀儡,和管理层沆瀣一气。而更危险的是要小心管理层造假账,私吞公司的财产,这样的经理们通常是拒绝股东查账的。如果有时候管理层说没有我就没有公司的时候,这个公司也就不是股民的了,我们叫他股民资产流失。
  • 在现代经济体中,政府的功能必须清晰的界定,以美国联邦政府为例,社会保障、国防、失业救济保险、医疗、医疗保险的支出超过总支出的70%。教育的支出看似很少,其实美国的教育支出主要是州以及地方财政承担的。这些支出的目的都非常明确,提供公共品,调整收入差异,提供基本社会福利保障。而美国是发达国家中收入分配社会保障最差的……


     
     

  • 尽管兲朝有全世界最强大、庞大的政府,但天朝又是世界上排名中下游的发展中国家,在收费全面和国际接轨的同时,追求一点点社会公共服务好像又很困难。提供转移支付、福利、医疗、教育和修路、拆迁、招商引资来讲,寻租、腐败的空间都要小的多(其实也不一定,大迁移里面中央的5000万补偿款到移民手中的也就50万,剩下的都变成了县政府的办公楼),发展是硬道理这句小平同志的话,被滥用了。而为什么发展反倒是没人提了……
  • 兲朝人民有时候会有一种矛盾的心情,一方面认为政府官僚低能、低效,另一方面又希望政府能免费的提供各种各样的服务,解决各种有关无关的问题,或者是推动经济的快速增长。这种心态也许和千年的帝制权威崇拜有关,也可能和计划经济的流毒有关。
  • 政府的一次有一次所谓的宏观调控,只是用一个错误来弥补另一个错误而已,真正的问题到底是什么,既不能问,也许连想想也不行,这是思想罪。他可以建立世界上最大的局域网(辩证的看,墙外的也是局域网,哈),他可以封禁我们的博客,5毛化互联网舆论,黑白化这个五彩的世界。其实没关系,人在做,天在看,我们继续围观。
  • 这世界没有救世主,幸福的生活只能靠自己。一切都可以是工具、手段、过程,目的只有一个,我想好好活着。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